• 孔雀东南飞

  • 状态:完结 /
  • 类型:
  • 主演:孙菲菲 潘粤明 王姬 萨日娜
  • 年代:2009
  • 地区:大陆

简介:东汉献帝时期,庐州郡乡下有一刘员外,膝下有一儿一女,长子刘兰生早已授室钱氏;女儿刘兰芝年芳十七,不但貌美,且聪明智慧,深得员外佳耦喜爱。一日刘员外旧病复发,郎中开了药,需用百鸟朝会,日月同空之下的孔雀泪做药引子,方可有疗效。兰芝弹篌,适逢庐州府小吏焦仲卿和高主簿等人狩猎憩息时抚琴饮酒助兴,篌、琴相和,动听动听,似遇知音,竟引来菊园上空百鸟飞翔。 刘员外饮了百鸟朝会下的孔雀泪做引子的药汤,身体渐愈,决议宴请众乡邻。宴请这天,兰芝匆匆与世人见了一面便回到自己的闺房,她并不知傍边有那天抚琴的人焦仲卿。高主簿方才妻亡,见到刘兰芝今后便被其貌所吸引,遂产生欲娶兰芝之念。此时,焦仲卿不但被刘兰芝美貌所感动,更羡其一手绝妙的箜篌,遂亦产生爱慕之心,岂知家里焦母正央姑母给他说媒,说的正是兰芝的朋友秦罗敷。但焦仲卿自见了兰芝难以相忘,假称婉拒。 庐江府衙主簿高炳臣知道刘兰生一向想做戎行冬服的生意,便以娶到刘兰芝为筹码。谁知兰芝胸中只有那个抚琴的人。为了促成兰芝和高主簿的亲事,刘兰生便和高主簿设计,诳骗焦仲卿冒充高抚琴,骗取兰芝允婚。秦罗敷得知兰芝将嫁,去看望兰芝,无意间透出表兄高主簿根本就不会抚琴。兰芝大惊。罗敷见兰芝表情欠好,便邀她进来散心。俩人走在枫叶丛中,忽闻琴声,兰芝不由惊住,此琴正是自己所觅之音。罗敷提议兰芝弹箜篌,以寻抚琴人。琴篌相和,至使俩人越走越近。焦仲卿惊喜地望着自己一向梦寐难忘的女人竟近在咫尺。兰芝也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觅的抚琴人竟是时常在她闺房偷听她弹箜篌的人。秦罗敷更没有想到赞助兰芝找到的抚琴人正是自己醉心已久的焦仲卿,远远地望着俩人亲热扳谈,不觉神伤,懊然离去。 刘家几回再三延婚,使高主簿产生疑惑,秦罗敷相告,是焦仲卿插了一杠。高主簿盛怒,因而暗中策划,以有伤教化之罪,将焦仲卿罚为苦役。秦罗敷虽然恨焦仲卿,但没有想到焦被罚苦役,心中隐隐不安,由于她心中还爱着焦仲卿。在她的指点下,兰芝打破阻力,将禀状直呈太守手里,陈述了工作原委,在太守的干涉下,焦仲卿得以洗清冤白,两颗苦难的心终于走到一起。 兰芝初嫁,谁知新婚典礼上就引发焦母不悦,到了三朝回门又引发焦母的不高兴。焦母从此对兰芝更为不满。 转眼到了焦母五十岁的生日,焦家姑母认为可借寿辰冲喜,带来福运,另一方面,假如办欠好,也让兰芝在世人面前出丑。生日那天,小姑子香草和兰芝各自给焦母送了礼,各自做了拿手的菜。兰芝老是声东击西,花钱少,礼品却好,菜肴又非常可口,引来客人大加赞。焦母也非常高兴,逐渐转变了对兰芝的立场。而这一来,香草却不悦了,从此处处和兰芝过意不去。 高主簿也没有闲着,他行使离间计,行使秦罗敷造成兰芝对焦仲卿产生误会。罗敷发明了焦家的不宁,才意想到高主簿的险恶,另一方面又深感得不到焦仲卿,便决议随母亲到外埠仕进的父亲那里去。临走前写了一封信给兰芝,尽释前疑。经过这场风波,兰芝和仲卿的感情比之前更深了。 刘兰生通过李太守的儿子李令郎终于拿到了做冬服的公函。趁着阳会那天,他找到兰芝,请姑娘们织一批做冬服的布。由于能挣到钱,姑娘们都非常高兴。 高主簿教唆兰芝和仲卿的关系没成,刘兰生又揽下了冬服的生意,这一系列的事都使他非常恼火。怏怏不乐中,他被春仙楼的老鸨请进去,说买了个姑娘桃红,还没有开脸。谁知桃红涓滴不愿就犯。绝望中的桃红看见骑马从院墙外面而过的焦仲卿便扔下了求救的纸条。仲卿在私塾师长赵子陵的赞助下设计救出了桃红。为安装桃红,兰芝想出一法,谎称是外家亲戚,为赶做冬服接抵家里,先瞒过婆婆,待今后寻个好婆家再说。 兰芝的宽大、大度,连续几件事都感动了香草,使她打心眼里诚服了嫂子。兰芝在家里家外的影响,这使焦母越来越有种失踪感。加上焦家几件事都不顺,不久,仲卿的那匹老马又死了,这使焦母对兰芝越来越不快了。姑母认为都是兰芝带来焦家一件件不顺的事。 刘兰生的第一批冬服做好了,高主簿虽然没有找出毛病,但心里却很不痛快。他和手下朱仪以督促冬服进展环境为由来到焦家,见焦家急于凑钱买马,故意抛下诱饵,逗香草受骗。高正预备离去时,却突然发明了桃红。 香草果然受骗,为了多挣钱,偷工减料,布疋织的又松又稀。当刘兰生送来第二批冬服抽样验收时,发明了不少劣质布面的棉衣。高主簿这一招不但把刘兰生送进监狱,造成刘家的矛盾,也造成焦家的不安。偏在这时,老鸨董垂红又带人来把桃红抓走。这使焦母盛怒,责问兰芝为何把一个青楼女子放在家里,还谎说外家人。 刘兰生被抓,兰芝焦急不安,香草更是忐忑内疚。为救刘兰生,焦母厉色相阻,说现在躲还来不及呢!万般无奈中,香草说出了劣质布料的真相,这使一家人大惊。 焦仲卿提着礼品见高主簿,不但被高拒收,反而遭到高的冷笑。仲卿路过春仙楼外的院墙时,又一次收到桃红的求救纸条,他昂首看见桃红绝望的目光,决议卖掉新买的坐马赎出桃红。当仲卿卖掉坐马赶到春仙楼,里面一片混乱,原来桃红吃了放有蒙药的饭菜,醒来后发明自己赤身裸体,高主簿在一旁得偿所愿地穿着衣服,强硬的桃红无法忍耐这番羞辱,便自尽了。兰芝和香草闻之大惊,哀痛不已,感叹女人命运之悲惨。 焦仲卿用卖马的钱上下打点,刘兰生的案子有所松动。太守最后断定,念其造成丧失不多,不再罚为苦役,但没收刘家财产没收。刘兰生总算释放,每天只能摇着拨楞鼓走街串巷做点小生意了。 姑母气急败坏地来到焦家,责怪外家怎样能容忍一个青楼女子,现在又见刘兰生摇着拨楞鼓走街串巷真是丢死人了。俩人觉得刘家是没有期望了,越说越觉得要休掉兰芝。焦母说要休她也不容易,由于其实难找兰芝的过失。姑母出主张,那就逼她,让她自动回外家。自此,焦母每天就没有好颜色对兰芝了。甚至,香草和私塾师长赵子陵的相恋,也归咎因而兰芝带坏的。 刘员外经不住折腾,终于病逝。焦母却责怪兰芝回家太久,兰芝回来后,精神模糊,一不留心,织梭跳出打在手上,血染织锦。香草给她包扎才发明兰芝高烧,病了。焦母反而责怪兰芝弄脏了锦,卖不上价。香草说出兰芝生病的真像,焦母似乎也觉得自己是否是过份了,破例地打了两个糖水蛋让香草端去。焦母的行为,使沉闷、压制的气氛吹来一股春风,给焦家带来了欢乐。面对那块浸了血的锦,兰芝织出一只美丽的孔雀,令世人赞赏不已。仲卿说这只孔雀是流着兰芝的精血,无论若何是不行卖的! 但焦母的良心发明仅仅一霎时。这天,刘兰生挑着货郎担子,被高主簿拦住。高说,刘兰生落魄到现在,满是由于香草赚钱织出劣质布。刘兰生大惊,立即到焦家讹诈,要求赔偿丧失。接着高主簿的作梗,焦仲卿又没有加到薪。这一件件事,在焦母看来都是由于兰芝是克星,带来的不幸。但她看到每次对兰芝的威逼反而使他们感情更亲密了,看来独一的法子只有使仲卿自动休掉兰芝。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仲卿大惊,竭力申辩,引来焦母的盛怒。焦母看出要他们分隔其实是不容易的事,因而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投河自尽。兰芝又怕又羞。仲卿只好答应休掉兰芝,可一转身看见兰芝痛苦的目光,肉痛欲裂。 焦仲卿为了早点接回兰芝,给太守写了禀帖,心想只有太守批了文,母亲就无话可说了。谁知禀帖被高主簿劫下,一种报复的心理使高主簿产生另娶兰芝。不久,他来求婚,被兰芝、刘母、钱氏轰走。接着,县令也派人来向刘家提亲,也遭兰芝谢绝。刘兰生盛怒,对兰芝更是恶言相加。只有刘母、钱氏呵护着兰芝。一天,刘兰生和兰芝卖锦,遇上李令郎。李令郎早闻兰芝的才艺,现又见到不染纤尘般的美人,不觉心动。与此同时,焦母连续为仲卿说了几个姑娘,也遭仲卿断然谢绝。 李令郎要娶兰芝为妻,兰芝还是不允。刘兰生盛怒,软硬兼施,兰芝只是铁心已定。刘兰生与高主簿相商,只有让焦仲卿出个长差,时间一长,见不到焦仲卿,兰芝心里一凉,自然嫁给李令郎了。 京城洛阳一片混乱,狼烟四起。焦仲卿和随行的差人得知献帝被董卓挟使往西安了,各路军马正混战着。仲卿和差人赶忙出城,晚上刚躺下,溘然喊杀声响起。俩人急忙逃出,一队乱兵冲来,天亮了,仲卿发明只有自己一人。不久,他又遇上强盗,虽然没有被杀死,却被强盗扔到了河里。 那个和焦仲卿一道的差人回到府衙,叙述一起乱兵烧杀淫掳的经过,说亲眼看到一乱兵将领挥刀向焦砍去,焦仲卿肯定必死无疑了。 兰芝见到焦的衣服大悲不已,遂穿白戴孝,要到焦家吊孝,被刘兰生拦住,说李令郎马上派人送彩礼了。兰芝说,若要嫁给李令郎,条件是让她去焦家哭灵,守孝三日方可。面对仲卿的灵堂,兰芝哀痛至极。 其实,焦仲卿并没有死,被沿河驻扎的戍卒救起,看成奸细送到守城的秦将军那里。原来秦将军正是秦罗敷之父。秦母据说兰芝被休,知道罗敷仍爱着焦仲卿,遂又有了让仲卿为婿之意,无奈焦仲卿心里惟有兰芝。秦罗敷见仲卿铁心已定,知道即便能占其身,却难夺其心,便连夜放仲卿逃走。 刘家正在迎亲,焦仲卿飞马赶回,俩人相见都呆住。焦仲卿昏昏沉沉地回抵家,才明白兰芝误以为自己已死而嫁。而此时,兰芝清楚和仲卿再聚已无望,便自在走下轿,跳向飞跃的河水。焦仲卿端详着冷冰冰的屋里,恍如传来兰芝的欢笑声,恍如一切都有了生命。突然,他看见挂着的孔雀锦上的孔雀飞去,不由惊呼“兰芝、兰芝!”明白兰芝真的走了,他在门口的树上挂上那块锦,“兰芝,仲卿随后就来了!” 太守据说俩人殉情而死,大惊。孙少吏禀告焦仲卿禀帖的经过。太守对高主簿盛怒。太守认为俩人殉情而死,为本城建城以来不足为奇之事,意欲合葬,刘母、焦母都表示赞成。因而太守以庐江府的名义,亲举葬礼,立碑以警示世人,戒之勿忘。下葬,忽见一群鹊鸟由西而来,遮天蔽日。 天空上又飘着一只风筝,是赵子陵带着一群孩子放风筝。已有悔意的焦母示意香草去风筝那里。已重新蓄了一脸大胡子的赵子陵遥望着满山红叶,在他身后传来一群孩子的读书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盘桓……”声音由远而近,又远远飘去……

  李令郎迎亲的队伍已至,刘兰芝含泪别过家人,悄悄服下剧毒孔雀胆后,抱着必死之心随迎亲队伍而去。
  高主簿派去的杀手回报焦仲卿已死,并带回了他的衣物。高主簿大喜,立刻往焦家报丧。焦母闻讯大惊,悔恨不应让儿子为了宦途往前线奔走。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 选择主题 ==--